top of page

Taipei Dangdai Art & Ideas 2024  

台北當代 洪郁雯「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 」

媒體轉載自/ IW傢飾

採訪/ Ana Wang 


2024 第五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於 5 月 10 日至 12 日正式回歸台北南港展覽館,本次雲集全球 19 個國家和地區的 78 間精品藝廊,為國際及本地藏家呈現豐富多元的藝術景觀。
 
本次四大主展區包含當代網域(Galleries):囊括台灣、亞洲和世界知名畫廊;藝術載點(Engage):致力於開啟亞洲當代與傳統多元美學的對話;新生維度(Edge):持續挖掘新興藝術,以及今年首次推出的全新展區主題藝向(Evoke):專注於個展或並置藝術史上重要藝術家的聯展。而實境計畫(Node)則作為展示大型沈浸式裝置藝術的熱門公共展區,重新想像傳統藝博會展位空間的可能性,在現場發揮了場域營造的特殊作用。今年的兩大焦點作品分別呈現了手工藝及物質遺產相關主題的大型雕塑,其一便是由御書房藝廊 isart gallery,所展出當代藝術家――洪郁雯的大型裝置作品「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 」,運用媒材與拆解編織的方式探討性別的刻板印象。此次 IW 傢飾編輯團隊有幸採訪到藝術家洪郁雯,並以此次展出的作品作為切點,並以問答形式闡述其的創作發想與藝術歷程。 

 
藝術家洪郁雯


▌您擅長以線性勾勒的手法與多彩的融合傳達內心與藝術的思想,在作品的創作過程中,線性交織的輪廓、媒材或色彩的選擇,是否各自代表著某種意義或意象,幫助您更完整的達到理念的傳達?
 
銅線編織作品是以較為直覺式的發想開始創作,過程彷彿將自我的潛意識與作品連結溝通,將腦中模糊的雛型,漸漸編織成一件完整的雕塑,每件作品也猶如獨立的個體般,成為屬於自己的模樣。
 
由於我從小便喜愛以曲線來創作繪畫,也與建築師高第一樣,喜歡從大自然中尋找靈感,因此幾乎所有作品都是以自然有機的線條所組成。色彩的部分則是以當下對於作品的感受與直覺來決定,而非迎合當代美學的框架或眼光。我亦喜歡從生活中尋找媒材,像是大家所熟悉的銅線編織作品,或是使用回收素材,像是回收塑膠袋、寶特瓶、舊衣等,選擇這些能讓大眾感到熟悉的媒材,使觀者可與作品相連結,而我也以嶄新的方式重新詮釋,賦予它們新的生命。
 
而倘若是訂製的藝術作品,我則會以藏家的期望或是形象為核心發展創作,像是為濟安鮨日本料理的《水之彩》系列作品,「極」、「悠」、及「迴」,都是受到濟安師傅在料理上的堅持及呈現所啟發。其蘊含著水中的繽紛色彩,以抽象的美感展現,令觀者陶醉其中。
 
公共藝術作品《綻 Bloom》,則是以意象圍繞宏匯瑞光廣場原場域,花卉市場的背景,以彩漆銅線編織出萬花嬉春、繽紛活躍的懸吊雕塑作品,綻放出繁花似錦的好寓意,希冀帶予觀者心靈上的鼓舞。
 
收藏展示於阿里山英迪格酒店的「無盡藏 Infinite」,受阿里山的四季風采啟發,將其無窮無盡的寶藏,用銅線絲絲縷縷編織出豐華地景的時節變幻,隨著作品轉動,春、夏、秋、冬依序映入眼簾,有如四時良景在眼前瞬息萬變。
 
2021_水之彩 Aquachroma       
              

2023_彩漆銅線_綻Bloom


▌承上題,您如何將創作技法、材料媒材、與色彩三者間達到美感的平衡,並維持立體三維作品呈現上的完整支撐。過程中是否曾遇到過什麼樣的挑戰,您如何解決或是達到實驗創新的手法。
 
若是較小件的作品,我會在實驗後選擇不同的媒材,使其能夠形成完整的支撐,像是銅線編織其實是 來自小時候與阿嬤學習的技法,再由我自己的方式重新創新,用不同粗細的銅線自然的跟著地心引力垂墜、吊掛,便能達到支撐與平衡。
 
較大件的裝置作品亦較具挑戰性,常需製作不鏽鋼支架等結構來完成。且由於大多廠商都習慣直線架構的工法,在面對曲線的支架製作上,則需另外提供3D模型或立體圖,並在過程中不斷的溝通協調,才能呈現出有機曲線的輪廓感覺。


2021_水之彩 Aquachroma_彩漆銅線

2021_水之彩 Aquachroma_彩漆銅線


▌您這次參展的作品大膽探索關於性別印象的流動,並以象徵性色彩與輪廓詮釋,是否能多加闡述此件作品『 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 』的靈感啟發,以及在線性勾勒與交織的創作過程中,您內心所思考的想法,以及期望傳達的訊息。
 
這次作品名稱的主色粉紅,也是我自身日常中最常使用以及穿戴的顏色,其實我是一位非常中性的女性,在我的童年更喜歡玩變形金剛以及四驅車等,然而大眾卻常常將粉紅聯想到小女生氛圍或是 Barbie 的代表色,因此引起我對於大眾對顏色的既定框架與印象議題的思考。
 
在瑞士以食物為媒材創作藝術時,我亦曾被質疑,是否思考過烹飪在傳統觀念裡跟女性的性別連結。當時我回應自己並非傳統女性,而且世界上大多的廚師都是男性居多,但他們卻不必向大眾解釋任何有關性別連結的問題。回到台灣,以編織為技法創作時,也再度被問到與性別連結的問題。這讓我重新思考了有關性別及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刻板印象,以及改變這些刻板印象及體制系統的可能性。我想,或許能從提供性別上更多的自由開始,所以我以《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來呈現,日常生活中很多的既定概念,其實都是流動、可變的,而非想像中固定的。
 
在《不定的粉紅》裝置中,我探索刻板印象的流動性,並挑戰預設的性別概念。作品看似用線編織成水波紋,實則由透明環氧樹脂連結,以此重新拆解了與女性勞動緊密相關的手工編織,同時向既有的刻板印象提出疑問。
 
裝置結構外層的粉紅,在現今社會常與女性連結,由於在 20 世紀中期,通過文化影響和行銷策略鞏固其印象。在此之前,粉紅色其實與女性並沒有特別的關聯,反而更常被與男性連結,因其象徵堅強和活力的紅色系相關。
 
裝置外表近似融化中的帳篷或尖帽,內部則提供觀者一個可進入並思考內省的空間。其流動性的輪廓鼓勵開放性的詮釋和想像,同時也象徵刻板印象的流動性。通過《不定的粉紅》,我思考社會規範的邊界,挑戰根深蒂固的既定印象,並呈現人類固有感知中的流動性。許多不變的真理,常常只是人為構造,等待被解構和重新想像。


綻 Bloom_2023_彩漆銅線               

                    綻 Bloom_2023_彩漆銅線               


▌承上題,身為女性藝術家,您認為自身的性別角色與認同,是否亦淺移默化至藝術傳達的語彙中,造就作品更多的發展與延伸性?以及就您個人而言,在未來是否期望繼續探討與性別思考相關的詮釋與創作?
 
我的靈感大多是來自日常生活,而身為一位較中性化的女性,在這個父權主義依舊存在的社會中,我看到許多對於男性及女性的各種框架及限制,都是我想透過創作來表達的,並期望藉此喚起大眾對這些議題的思考。像是銅線編織的系列作品,部分人或許認為編織是與傳統女性有連結,然而我實際使用的是印象中剛硬、冰冷的銅線,以自然有機的線條,勾勒出有溫度的雕塑,呈現出這個時代的女性,看似柔弱,其實堅硬強韌的一面。同時,我的作品亦反映道家哲學中,自然的陰陽平衡,及萬物皆能相生互換的理念,提倡在自身內心、生活、還有社會及自然環境中,找到平衡。我創作的靈感及動力,常常是來自於我認為需要傳遞的訊息,期待若有天性別問題不再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中,我們將可以思考或討論別的議題。
 

2024_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
 
2024_Indefinite Pink 不定的粉紅


▌在您的作品中常有與場域及空間相呼應的作品,您認為作品如何開啟藝術、場域與觀者三者間的對話與聯繫?這樣的關係是否也成為您藝術理念表達中考慮的一環?
 
我認為作品與不同的場域、空間,或與不同的藝術品共同呈現,甚至觀者,都會產生千變萬化的化學效應。這種聯繫和對話有著可控及不可控的因素,每次展出都如同做實驗一般,將可控的因素,像是空間、作品等納入考量,而後再看看現場的變因,會發生什麼樣有趣的相互效應。其實我非常喜愛觀察觀者們對於作品的反應,還有觀展時的情況,時常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反饋與收穫!
 
照片出處:Harper’s BAZAAR TW 攝影:WEN JUN FU

2022_仿生02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